主页 > 情感文章 > 正文

【江南小说】寂寞流年,往事如烟

2022-04-23 15:36:45 来源:观花文学 点击:0

一梦见一个不可能的梦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关掉闹钟,我用力眨了一下眼睛,然后迅速下床,开始挤牙膏。绿色的中华牙膏刚挤到一半,眼睛开始闪过梦里的一个个片段。

手顿了一下,忽然很想大笑。可是最后只是嘴角一弯,月牙的弧度,刚好恰似可以祭奠失去的年岁。

自嘲一下,我不是小说里的女主角啊,梦醒后然后放肆的哭。眼泪是一种骗取自己和他人的武器,我还是不会使用。

菊花的香味充斥着我的口腔和鼻子。我很喜欢菊花的香味,馨香般仿佛能把我自己在清晨再做一个清澈的梦。然后,告诉我,我们究竟是远了,远了。

还是清晰记得他的那双令我嫉妒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仿佛就能将夜空的星星挤下来。可是小学时因为他粗心做错了一个很简单的题,数学老师就说,大眼无神!

记不清当时有没有在心底偷偷的笑。

小时候因为他手中的酒瓶不小心摔碎而导致左脸留下了两条弯弯的白色月牙形的痕。他很是懊恼,而我却觉得好看。

白色的月牙哎,多好看!每次说完这句话,他都会瞪我一眼,然后我就不敢说话了。

二小时候,遗忘到尘埃

我们是同年生,我家就在他家附近。我的父亲和他的父亲年轻是很好的朋友。所以他的父亲经常到我家玩。

小时候一见到我就是那句,以后让小雅当我家的媳妇!接下来就是大笑,我父亲也笑。

可是我小不懂,不太明白“媳妇”的意思。但他的目光就是觉得不好。

等我明白的时候,我想我当时应该附和的笑下,或者很矫情的说,谁是你家的媳妇!

我庆幸这些话埋葬在死去的假设里,不会有人掀开。

我们小学在一起上学。每年都有评定“三好学生”。从一年级开始我一直都拿“三好学生”的奖状,而他却一直没有拿过。记得四年级在六一时我拿了奖状和奖品兴冲冲地回家。父母的表情倒是淡淡的。只是后来从他的母亲口中听来,他很不服气,认为我总是拿奖状是因为我的姑姑在学校里当老师。当时真的把我气得不行。更让我气得不行是多年后父亲模糊的也这样认为。当时差点就哭了,可是究竟没哭。我也记不清当时是什么原因不哭了。

也许,那时我已经觉得很多事情只能自己最清楚。你若选择不相信,那我没必要解释给你听。

五年级,小学最后一年,又是快六一,评三好学生,这次班主任先是问我们有谁每年都拿三好学生,然后我和JL,TJL都举手。班主任笑笑说,那么今年我们把三好生给从来没拿过的吧,作为他们毕业的纪念。

后来六一那天,颁奖状时看见他的父亲,很开心和校长说话。他拿了奖状,可是背后的同学都说是他父亲给校长塞钱了。

我忘了应该讽刺他一番,问他你的奖状咋来的啊?

可是,我觉得这样很无聊吧。终是让一切不愉快随风逝去的无影无踪了。

三都是夏天的记忆

我们没上同一所初中。自从他的妹妹小慧淹水死了后,他作为家里唯一的长子备受宠爱。于是找了一所当时名气很好的私立中学让他上学了。

故事便从这里切断,留下渐行渐远的记忆的横切面。

他住校不怎么回家,我便很少见到他。他的父亲还是经常到我家。大人的话题永远少不了孩子。我还是话很少,像小时候那样听他们的对话。

他的父亲说他在班里的成绩很好,除了英语和语文比较差。他的班主任很器重他。他的数学物理很好,以后肯定是念理科的料。

我划着饭,想起他的数学在小学时总是名列前茅。让数学不好的我好生羡慕。

等他的父亲走了,忽然想起了那个玩笑话。看了看宁静的湖水被一阵夏风撩起,眼神开始被即将落幕的黄昏遮掩。

我想,那时应该是符合“落寞”。很淡的落寞。

后来中考,他考了挺好的高中,我呢,考了最差的高中。

很久没见了,后来发现他开始长高了,变得清秀了,脸上的月牙越来越淡。

是啊,越来越好看。

我们就算彼此看见也不知说什么好。语言在距离和年岁的增长中,碎了。比紫色的琉璃好看。

会在水里洗碗或看看小鸭子时,可以看到他在划船,和他的父亲一起收渔网,或者和他的姥姥一起在湖里游泳。

记得小时候和小伙伴经常因为天气实在热得不行,便去大湖里游泳,结果都是被父亲骂回家。

看着他头发湿漉漉的,身上全是水滴,衣服紧贴在身上。于是迅速转过头来,很不在意的继续洗我碗或是看看黄色的小鸭子在水里快活的游。

在转头的一刹那,我好像看到他的目光扫到我这里来。

后来他的父亲又来我家玩。他叹了口气说,给他买了个手机。因为手机当时在学生中是时髦。为了不让他没面子,便给他买了。但是会控制他的使用。结果一次模拟考下来他的成绩下了很多。班主任打电话过来,说他谈恋爱了。

他的父亲对我父亲笑了笑说,哎,你看现在的小孩谈恋爱可真是不像我们当年啊。我看了他的手机里的短信,啊,那短信啊,真是有水平——

在一旁的我对于那句“真有水平“产生了很大的好奇。谈恋爱要什么水平吗?在短信里能发什么呢?然后想他的恋爱肯定得结束,否则对学习太不利了。可是他很倔强,又不爱听他父亲的话。可能他的母亲劝下会好点——

我不知道那时想这些时多么自然。仿佛渐行渐远的彼此还是应该保存一点微微的关心。

微微的,淡淡的,以至于不会心疼。

现在发现这些记忆都是在夏天,很漫长很酷热很久远的夏天。

我伸出一只手对着夏天的阳光,一丝丝阳光调皮的透过我的指缝。眼睛便开始被刺疼了。

也包括难以说明的那些片段。

四从此陌路

后来高考结束。分数出来的那天,他的母亲当天兴奋的来到我家,问我父亲我考的怎么样。父亲还没回答,她便高兴的说,他比二本线高了三十几分。笑完了后,问我父亲。我父亲淡淡的回答,哦,只是比一本多了几分。

话完,他的母亲表情顿时僵硬。然后难看的笑了笑说,啊,一本啊,哎,跟我家不样啊!

后来每次提起这个场景,父亲都会大喝一口白酒,嘴咧开了一朵大红花。而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他考了本省的一所大学,是医院专业。这个他家人决定的。

后来他的父亲说起报志愿的事情。他说本来他和一个女孩约定好了一起考某个学校,可是结果女孩只考到了三本。

我离开我的江南,来到陌生的北方,开始我的梦的征程。

月台的风声紧紧包裹着我,月光分外温柔。我对母亲挥了挥手,便和父亲一起坐上火车。

铁轨被挤压的空气不流动了,它轻轻呜咽的说,我们,从此陌路吧。

五再也不见,便可不恋

终于刷完牙,菊花的香气还在我的口中和鼻中弥漫着。我打开水龙头,开始洗脸。当温热的手碰触到一脸冰凉,我终于蹲下来大哭起来。

安静的夏日的早晨,阳光透过白色的窗玻璃。哭泣声有点突兀。无人的洗水池,失了一节少女的影子。

梦里的画面再次排山倒海。婚礼进行曲进行着。红色的长地毯洒满了白百合花。透过婚纱,我看到他脸上淡了的两条白色月牙痕,笑着说,白色的月牙哎,多好看!

老年癫痫病患者吃什么药
如何避免癫痫病的发作
癫痫的发作如何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