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无常

2022-03-30 23:08:10 来源:观花文学 点击:0

“3年了,你究竟在执着于什么,你给自己取名无赦便知你已有悔过之心,况且错不在你。。。。。”男子一身玄色,听说他就是阎王,不过在我看来与其他的小鬼没有什么区别“错不在我?若真不是我的错父亲又怎会将我打死?”阎王缓缓转过身,低声在我耳边问道:“何为错?何谓对?”“父亲曾说善便是对,恶便是错。”“那何为善何为恶?你有真的明白?”阎王语毕,瞥了一眼我冷笑“也罢,既不愿轮回,就留我阴间,明日担任 无常 一职"便甩袖离去“以后我便是你的搭档,谢必安”他笑道,面容苍白,我想也许我也一样。“搭档?我不需要”“会需要的,呵你这丫头好生奇怪,怎么去取一这么名字(喃喃)无赦。。。。。”“与你无关”我只应了一声,便不再理会他。谢必安见此,只得收起笑容“罢了,不打趣你了,走吧有新任务了,你只需记得厉鬼勾魂,无常索命。”语毕,看了一眼无赦笑意更浓,只是这笑未达眼底。谢必安,嘴角常年带笑,一身白衣,一袭黑发整齐的束好在脑后,与我相反,喜黑衣,恶束发,故此便有“黑白无常”之分。人间的街道,繁华似锦,人海如流,我们穿过一个又一个身躯,反正凡人也看不见,就算能看见,也是将死之人。谢必安轻摇着面扇笑道“无赦啊,可有想见的亲人?”我撇过脸没有看他,应道“没,没有。”父亲他,一定不想见我,不想见我这个不孝女。谢必安面露惊奇:“哦?那么你父亲呢?”我慌忙的撇过脸,有中不好的预感 “你,你什么意思?"谢必安浅笑“你可知道,这次的任务便是他啊”“这不可能!”音量渐渐减小,也不只是在说给谢必安听还是自己,“父亲一向仁善,况且才不过而立之年,怎会。。。。当初我爹把本应是他的家业让给二叔,左家庄失窃,我爹将攒下的钱尽数捐赠,后来娘没钱看病,我去偷药。。。。。”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连自己也听不清。“后来你爹将你活活打死。”谢必安打断我说道。“能不能。。。?”谢必安冷笑一声“厉鬼勾魂,无常索命。”哼,愚孝两人不再言语,到了范家庄,这篱笆墙,不知道翻过多少回,摔过多少回,爹躺在床上还有一口气,娘在一旁啼哭不止,厉鬼勾魂,无常索命,我没有怜悯的权利,甚至是资格,心里乱乱的,奇怪鬼还有心么?接着我轻言看见谢必安将他爹带回阴间,爹直勾勾的盯着我,那眼神我想我一辈子都忘不掉,爹,恐怕死都没想到,自己的命是由被自己活活打死的女儿结束的。回到了阴间,我偷听了审判结果,父亲不会料理家业索性让给二叔,自己偷窃,又是女儿家,嫁不出去,活活打死落一大义灭亲的好名声。我苦笑“谢必安,何为善?”却发现这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笑,竟是在知道结果以后。谢必安听闻只是笑而不答。我想是在笑我父亲的伪善吧我看着他的笑容,感觉格外刺眼"那何有为恶?”谢必安仍是浅笑“无赦心中以知晓答案又何必来问我?”我微微愣了一会儿:“知晓?我当真知晓么,叹只叹,世事无常罢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卡马西平能够治疗好癫痫病吗
小儿癫痫会影响智力发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