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2021-08-28 09:58:48 来源:观花文学 点击:12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宋李之仪《卜算子》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二十多年前我就喜欢上了它。喜欢它明白如话,重叠回环;喜欢它琅琅上口;喜欢它具有民歌的神情风味;更喜欢它强烈的画面感,言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的艺术风格。

每读到此词,我的脑海中就会展现出这样的一幅画面:一个青春女子,伫立在长江头的山崖处,极目向长江流逝的远方凝望,因为在无尽的长江尾,住着她日思夜想的心上人。

她对他的思念,就像这绵绵不尽的长江水,不分昼夜流淌,向东滚滚流逝,永不停息。她把他刻在心里,日日思念他,期望在长江的孤帆之中,能望见他的远影。于是,她日日守望在江头,把自己石化成望夫石,把那份缠绵的情思,守成山与水的永恒。我知道,她并不是从我认识她起,就是这幅凝神远望的姿态,而是她用这样的姿势守望了千年,且永远也不会改变。

我似乎看见了她明眸中的相思,凝成滚滚珠泪,氤氲在眼中,走过千年时光也没有干过。望不见心上人,她只好托这浩淼的长江水,带去她的思念。他能收到吗?他一定能收到,他们共饮长江水,他们的心早已相印,息息早已相通。

他知道她在想他,可是生活有许多籓篱,他无法满足她的思念。也许他要和他的父兄一起出海经商,这一去或许要个一年半载,前路还会有很多风浪险滩。他也在想她,只是男人不说而已,男人喜欢把深沉的情感埋在心里,喜欢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对心上人的爱。生计所迫,他不能贪恋她的温柔,他要让她衣食无忧,过上幸福的生活,所以他无惧风浪险滩,必须远行谋生。

由此,我想到了李白的《长干行》:

妾发初复额,折花门前剧。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澦堆。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苔深不能归,落叶秋风早。八月蝴蝶来,双飞西园草。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相迎不远道,直至长风沙。

我知道,“我住长江头“中的男女是恋爱中的情人,《长干行》中男女是青梅竹马的夫妻,尽管这两个女子的身份不同,可她们都是因为长江水而惹相思。自古相思滋味无二般,只是不同的人,沉溺得深浅不同而已。她们都是在思念远方的心上人,都在惦记他们的安危。对于男子来说,让心爱的人过上舒适的生活,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因而为了生计,他们可以辜负相思。其实男人何尝想离开心上人温暖的港湾啊,生活所迫,他们别无选择。对于女子来说,她们只要男人的一颗心,只要男人心中有她,她可以不在乎男人钱财的多少,地位的尊卑;她只想和心上人在一起,与他同甘共苦,将爱情进行到底。

离别的酒太苦涩了,难以下咽,却又不得不下咽。这苦涩的离别酒,和心中的相思交溶成一杯和着甜蜜的慢性毒药,慢慢地毒蚀人的五脏六腑,直至溃烂,肝肠寸断。明明知道相思是一条不归路,可是还是有多少人愿意为它前赴后继,赴汤蹈火。

因而这个女子对长江水发出这样的怨恨:“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人说海水深,不及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她何尝不知,这绵长的长江水,滚滚东流,永远不会停息,也永远不会回头;而自己的思念,就如同这奔流不息的长江水,永无止境,自己的离愁别绪也像这源远流长的长江水,永不会有结束。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既然无法阻止自己不去相思,那只有寄希望于对方,希望心上人也能和自己一样,心系彼此,不辜负这份真挚深厚的情感。“定不负相思意”是全词情感的深化与升华。

这首词写出了隔绝中的永恒之爱,给人以江水长流情常在的感受。悠悠长江水既是双方万里阻隔的天然障碍,又是一脉相通,遥寄情思的天然载体;既是悠悠相思,无穷别恨的触发物与象征,又是双方永恒相爱与期待的见证。

这首词的作者是宋朝的李之仪,字端叔,号“姑溪居士”,苏轼的门人之一,他与苏轼的情谊非同一般,因而他的仕途也多坎坷。在他的简介里有这样一段文字,李之仪《与祝提举无党》说:“某到太平州四周年,第一年丧子妇;第二年病悴,涉春徂夏,劣然脱死;第三年亡妻,子女相继见舍;第四年初,则癣疮被体,已而寒疾为苦。”后遇赦复官,授“朝议大夫”,未赴任,仍居太平州南姑溪之地,以太平州城南姑溪河为缘,自名“姑溪居士”,卒后葬于当涂藏云山致雨峰。

短短几行字,彷佛看到了一段被现实的利刃残忍宰割的人生。不知道那个在水一方的伊人究竟是谁;不知道她有没有等来心上人;也不知道她的故事是怎样的结局。我们只知道,她的相思和那悠悠的长江水,在词人的这阙词里流淌了千年,而词人却忘记了给她续上一个完满的结局,以致于让她伫立在相思湖畔,守望了千年。正因为如此,有多少红尘男女,涉江而上,去寻觅她的爱情踪迹,想以她的爱情为依据,给自己的爱情刻上“天长地久”四个铭心的字。

有人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只是他忽略了,这一瓢水与他是否缘定今生?倘若不是那同船共渡的人,那这一瓢水注定是泪水;倘若今生有缘,只是错过了一段狭窄的时光,那这一瓢水注定是酸涩的;缘定三生,还需要在对的时间里在红尘相遇,不过这种缘,是传说中的三生七世之缘,要受六世的苦难,才会在第七世完满。

长江滚滚,悠悠东逝,三生七世是神话里的故事,很多事情我们无法左右。因而今生,只要我们能共饮这滔滔长江水,共同走过一段红尘紫陌,就无需浮华来雕琢。每当相思起时,请于心中遥寄“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2014.1.24

 

郑州市癫痫那家治疗好
郑州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全国癫痫治疗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