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张玉庭丨想起了一则“家训”(杂文)

2021-12-22 12:46:42 来源:观花文学 点击:0

作者:张玉庭

 

有则小幽默越想越好笑,文曰:

 “为了壮大取经队伍, 唐僧居然听信了八戒的鬼话,由他请来了猪五戒,猪六戒,猪七戒,活脱脱一个肥猪系列。”

而且越想越对头,我们的官的确太多了,有专家做过统计,依官员在总人口中的百分比计,现在居然是唐代的一百倍。

换言之,“干部多如牛毛”一说决非闲极无聊时的调侃,而是极其负责任的极科学的表态。仅以笔者所知道的一所高校为例,每更换一届领导,便总要提拔一批干部,且一个个皆为县级,自然,其中决不乏自我感觉特好其实平庸浅薄者,于是,近十届领导更换之后,渐渐的,在这块小小的弹丸之地上,也便有了数百名县级干部。

以至你不论到哪,总能碰到“县级干部”,早晨散步时,准能碰到县级干部,晚上打球时,球场上是一大批县级干部,你去公厕解手,刚推开门,蹲在那的八成又是个县级干部。有人说,“高校办成了政府”,“高校办成了衙门”,所指者何,正是这个。

于是,在我们的高校,究竟应该教授学者多,还是县级干部多?这样的一个极现实极尖端的问题也就一直在因扰着诸多研究人才学的专家学者们,他们不研究便罢,一研究总要愤然说上一句:荒唐!不合逻辑。

但也好,极有限的几个教授活脱脱地被一大批“县级干部”包围着,这才成就了“万绿丛中一点红”之态势,美极,也趣极,“物以稀为贵”,对于教授们而言,这反而成了一件虽苦涩但也有益的事。

神圣无比的县级干部居然成了人们调侃的笑料,这究竟怪谁?   

请听在深圳广为流传的一句话, 是家长训导孩子时用的:“听着!给我好好读书学本事,要是没本事,将来给我当官去!”

注意,在南方,原来“当官”与“无能”等义。

还有数不清的见于报端的祖国南方的招聘启事,人家要的是博士是硕士,是专家是学者,似乎从不提“要县级干部二名,聘科级干部若干。”

邪了!县级的科级的极体面极风光的人物,怎么一下子就贬值了呢?怪谁?怕是只能怪其中的不少人一向就没有真才实学,这才三颗老鼠坏了一锅汤,让聪明无比的南方人看出了其中的决窍,并索性在各类招聘广告中封杀了“县级干部”。

悲哉!我们的“县级干部”。

当然,有真才实学且大公无私者除外。 


哪家医院治得好癫痫病
北京治癫痫病一般多少钱
宝宝睡着抽搐是啥原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