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散文技巧 > 正文

2021-08-28 11:11:30 来源:观花文学 点击:7

那枯萎的草肆意地摇晃着,像是在向世人宣誓着它的存在。一伙人从远处游荡过来,其中一人拿着一个罗盘,像个八卦。走到它旁边是停了下来,拿着那八卦左右测探,经过一番议论后走了。那枯草为他不为人所重视而愤愤然,但无人会在意它的情愫。

第二天,那伙人拿着家伙过来了,生生地把它连根铲起........一个星期过后这里成了一座新坟,泥土是新的,上面没有一丝杂草,坟堆高高地耸起,似乎是死者在贪婪地吸允最后的气息,多么恋世啊!一如那枯草,可惜那枯草早已不知所踪,又哪能见到它这位新知己呢?可悲乎?兴许是吧!

第二年清明节,又有一伙人提着些贡品过来,一番折腾后边回去了。此时的坟已不再是新坟,虽然刚被那伙人除了杂草,又挂了些什物,让它添了些新意,但却更显得凄凉,时宜变迁矣!坟堆上居住着那杂草的后代,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还比一浪高!它们更肆意妄为了,把坟堆占得满满的,在风的推动下更是狂傲不羁,这是他们的地盘!谁也别想侵占!它们如是这般地宣示着,如果上帝让它们能开口说话的话它们一定会叫嚣起来!多么张狂啊!对啊!他们有资本张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嘛!这可是大诗人的大手笔,不是谁都能有的,你能吗?

越扯越远了,还是关注一下那坟吧,本来就没什么人关注,再把它晾一边岂不残忍?不过把他的惨状公诸于众似乎更残忍一点呢,不过能怎样呢?它正被人们一点一点地遗忘,坟主人的后一代走进了另一个坟墓........时间一点一点地逝去,一代又一代地更换,它彻底地被人遗忘了。时值清明,竟不再有人走向它。野草早已把他的原貌都遮在了根底,已然没有人会发现这有一座坟,因为除了杂草还有野树来捣乱,树的魔力可比杂草大得多,至少这方面是!那坟的砖块早已与泥土浑然一体,那曾经耸起的坟堆也早在大自然的改造之下适宜地与周边渐趋平齐,正如人们对坟主人的记忆被消磨一样。其实它也不算惨,即使他已经面目全非,毕竟它还是比较完整的,相对于那些支离破碎的物而言,它难道不能说是幸运吗?

这个变化经历了几世几年啊?谁又会去计算?杂草依旧,只是又多了一点树木作后盾;阳光依旧,只是少了些许应有的贪婪。

我心里原有座空坟,而今却埋藏着一个孤僻的灵魂,想把它拯救出来,它却已找不到归去的路。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个最好
癫痫诊疗医院
哈尔滨市哪里治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