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散文风】别无选择

2022-01-15 12:37:43 来源:观花文学 点击:0

1     

 

1979年12月,父亲开了很大的后门,把我送到了部队。当时,父亲安排我一家一家去走亲戚。我上衣穿一件的确良四号士兵夏装,裤子是刚发的二号冬装。上紧下松,非常滑稽。

 

父亲还在家里大宴宾客,把我参军入伍当作天大的喜事。小叔说,别向你红子叔建辰哥学习,当几年兵又回来了。其他的亲朋好友,也给我提出了希望。我只是点头,但却暗暗的给自己鼓劲,一定要提干!

 

是的,飞出去我就没有想着飞回来。

 

2    

 

我实在不想在家。

 

父亲看我不顺眼,我也看他不顺眼。二姐还常常从中掺和。小妹溜边,谁也不在意。母亲逆来顺受,老劝我顺着点。我要是那么驯服的话,那就不是我了。我决心反抗。

 

 

 

3

 

没上高中时,我啥活没干过?挑水,捋树叶,捡红薯。割草,拣粪,拾柴,纺绳。假期时,我是生产队里的“娃子头”,带领小伙伴们为集体干活。不管是地里家里,我一心帮着母亲,不让母亲作难。读了高中,完了,不想下地干活了。刚毕业,我就拉捞车上工。到唐河拉沙,要爬坡上坎,要翻越河堤。有时候屁股撅上天,腰弯得像弓,使出全身的力气。我干活实在是不行,还比不了比我小两岁的老平。有一次到南阳油田拉油,摸黑赶到,摸黑装车,摸黑往家赶。由于路不好,或许走错了,以致太阳出来了。气温上升,原油开始融化,一坨一坨的往下掉。费劲啊!真他妈费劲!家里人赶紧过来帮忙,又推又拉,晌午过后车队才到家。

 

吃过午饭洗罢澡,我到东山墙过道里休息。脸晒得生疼,红得像猴屁股。我气得一言不发,闷闷不乐。父亲好像也很不过意,说强帮我才让我去的。我不理他!

 

艰难的夏天总算过去了,更难的秋天来临了,我在地里拔棉花。棉花的根,深深地扎在土地里。真他妈难拔!我又一个人在包谷地里掰苞谷,感到是那样孤独和无助。包谷叶子糊糙人,挑一担子又压死你。

 

冬天来了,还没有几件过冬的衣服。真气!

 

父亲知道我有情绪,不好再骂了,只有黑着脸,別堵我。他寻思把我打发出去,一直悄悄努力。他动用了他所有的人生积蓄,终于如愿以偿。

 

4

 

爷爷弟仨,没有一个当兵,他们都有文化。父亲弟五个,也没有一个参军入伍。我们堂兄弟十个,就我这个最小的文化程度最高的,当兵了!而且,还赶上扣林山拔点作战。父亲哭了,二姐还跟人吵架了,因为别人说我开后门去当兵原来是去当炮灰的。

 

家里弥漫着痛苦的沉闷的没有希望的气氛。

 

 

 

5

 

炮灰倒也没当,我却也没有入党立功,还失去了考军校的机会。我失望至极,常常泪洒扣林山。作战后,营长对我说,想想那些牺牲的战友,你有啥亏的?是啊!我有啥亏的?有的当了几十年、甚至当了一辈子兵,却没有打过仗,有啥意思!而我能在当兵的第二年就参加作战,而且连队荣立了集体一等功。一等功的锦旗上,有我的汗水跟智慧,有我的奉献跟牺牲。我懂了,只有好好活着,才有希望,才有盼头。后来,营长说,组织上决不让每一个干得好的士兵吃亏!经他推荐,我再次报考军校。当所有的努力都付诸实际行动后,老天爷都会开恩的。

 

我不仅上了军校,而且上了三次。不仅在部队战斗了二十七年,又在省城工作了十二年。

 

我当然心满意足。

 

6

 

我望着雨后春城的栾树果,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回味四十年前后的人生经历,与其说回忆,不如说消化。消化,是化解消除人生疼痛的一剂良药。

 

人这一辈子,当你竭尽全力拼搏奋斗时,你的潜能便发挥得淋漓尽致。当你贪图享受懈怠懒惰时,厄运困顿便紧紧的缠着你。更主要的,人受憋堵武艺高。

 

我觉得,人生不应害怕苦难,就算所有的伤痛来袭,你也只能选择坚强。就算这个世界对你不公,你也只能选择拼搏进取。何况,这个世界天天都在改变。

 

你有的是机会。

 

 

作者简介:王海奇,男,1961年8月出生,1979年12月参军入伍。三次上军校,喜爱舞文弄墨。2006年9月转业,现在云南省某机关工作。


成年人得上癫痫病的因素
羊癫疯发病的诱因有哪些呢
北京癫痫治疗医院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