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深秋早雪

2022-03-30 21:59:03 来源:观花文学 点击:0

编辑荐:在那个年代我不怕冬来雪飘的寒,忘记了窗外北风的凛冽,,冬天的日子我用激情融化了飘落的雪。

今年乐都这座小城的第一场雪比往年确是来的更早了一些,这过早的雪错乱了季节,也错乱了还没准备好入冬的人们。距离“立冬”的节气其实还有二十余天,就连“霜降”也还差上那么一两天啊,这雪竟然在深秋的静夜中悄然飘下。伴随飘扬的雪片那一股子冷风也扑向了脸庞,钻进了心窝,让人一下地感受了冬来的寒。

秋的季节还未谢幕,拥围小城的南北山域仍有一片片的金黄,湟水谷地甚而还留有夏的痕迹,这不,三河六岸的湿地公园那些菊花、月季花和高昂的八瓣梅仍在竞相开放,争彩斗艳,绝大多数树叶在绿中带黄,金黄中夹有绿梢,似是完全忘记了热冷季节的转换。昨日,风和日暖的午后,一群老头还坐在蚂蚁山脚下的公园里,观看大妈们秋天的舞姿。而随着这一场雪改变了这里的固有的模样。

我静静地站在办公室窗前,看着天空飘落的雪花,随风划着弧线,轻舞飞扬,可落地不久,便慢慢地融化了,倒是没有留下一片雪迹,可远处的达坂山上早已白雪覆盖,其实早晨上班走在朝阳大道上上看到的裙子山,老天已给红裙少女盖上了洁白的盖头,打扮的秀美无比了。

突然想起了二十年前刀郎的一首歌《2002年的第一场雪》“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的更晚了一些……”,那个年代我正值青春,是在秋末的光景里总盼着冬天的第一场雪的到来,想在第一场雪里燃烧火热的激情,像在歌中所唱的一样,想把她放进白雪飘飞的天空,让温柔和缠绵重叠,让她用红红的嘴唇粘住我的一切。

可这个激情岁月已趟过了二十余载,不觉然中自己已过了知命之年。打开电脑搜索出这首歌播放,随着音乐我怎么也唱不出那个青春的音调,自己便哑然失笑。是啊,我怎么能哼出那首歌的韵律呢?年轮已画了近二十个圈,春夏秋冬,太阳回归了几何?季节又轮回了多少个年头?

在那个年代我不怕冬来雪飘的寒,忘记了窗外北风的凛冽,,冬天的日子我用激情融化了飘落的雪。而如今那岁月的浪漫早已落在了家里油盐酱醋的厨窗和办公室烧烫的暖气片上了,不盼冬雪早来,而是实实在在地盼着2021年冬天的雪比以往晚来一些。因为我不再有激情,不再有浪漫,我只想这冬天温暖一些。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什么中药治疗癫痫病
儿童癫痫的主要早期症状是什么
严重的癫痫患者有什么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