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蓝.小说】回归

2022-04-20 11:10:22 来源:观花文学 点击:0

飞宇接到同学虎子的邀请,加入了“都市精英QQ群”。群里刚好一百人,五十个男生,基本上不是大款就是帅哥;五十个女生,差不多不是美女就是富婆。而他虽不是大款,却是帅哥,一米八五的个,长得英俊潇洒。大家在群里一起闲扯淡,没事扯一些笑话。

虎子初中毕业就去技校学习汽车修理,学成后开了家汽车修配店,招了几个徒弟,由于服务态度好,修车快,质量高,生意越做越大。后来,虎子干脆聘请两位退休的技校老师做技术指导,全由出徒的徒弟维修,又开了一所汽修技校。还成为政府的什么代表,结交了很多政府朋友,成为很多单位的特约维修店。还成为交通队少有的路障清运单位,他有三辆路障清运车。

周四上午,飞宇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脑,登陆QQ,“都市精英”群主虎子发出号令,要求大家晚上七点钟准时到好运来大酒店一楼大厅聚会,每名男士交三百元餐费,女士免单。

飞宇本来就是爱玩,什么热闹都爱往前凑,当然想去,只是囊中羞涩。他只是单位的临时工,在单位干了二十年也没混上个正式编制,工资还是城市最低工资标准,工资折在老婆手里,没钱怎么聚会呢?他闷闷不乐。

第二天早上,飞宇送儿子上学,外面下起了小雨。他拿出花雨伞,走出楼房,小雨滴淋了过来,他撑起花雨伞,七张百元大钞飘落下来。他和儿子把钱捡起来,儿子问:“爸爸,你藏私房钱?”他灵机一动说:“是爸爸给你攒的零花钱,先给你一百元,剩下的以后再给你!”儿子接过钱说:“谢谢爸爸!”

飞宇想:要是昨天我想起来钱藏在花雨伞里,把钱取出来就好了,居然给忘了。

飞宇开着哥哥淘汰的桑塔纳轿车把儿子送到学校。随后哼着小曲,美个滋的,开着车上班去了,只等着下午下班去参加“都市精英”聚会。

下午领导要下去检查工作,让飞宇开车,他开着单位的车。来到被检查单位,受到热情接待,水果香烟端上来。大家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随后展开工作,领导对存在问题一一指出,下级领导频频点头称是,下定决心必改之。

检查完毕,下级领导热情邀请到好运来大酒店就餐,领导欣然同意。飞宇陪同领导来到好运来大酒店,刚一下车门,碰巧同学虎子也下车,虎子说:“飞宇,你来的挺早呀!”飞宇忙说:“啊!我陪领导来喝茶。”虎子说:“你先陪领导,回头再过来。”飞宇忙说:“唉,唉!”

飞宇跟着领导走进包房,点了四个菜,一个汤。大家开始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飞宇给老婆凤儿打了电话说:“我陪领导喝茶呢,你接女儿吧。”老婆说:“你少喝点。”

九点来钟,飞宇电话响了,是虎子来的,让他过去。领导问:“媳妇来电话啦?”

飞宇说:“不是,是有几个同学在一楼聚会。”

下级领导说:“叫他们过来一起吃吧!”

飞宇说:“一百个同学。”

下级领导笑着说:“呵呵,那就算了,我以为几个人呢。”

大家喝好了茶,唱了一会歌,领导说:“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回走吧!”大家纷纷走出包房。

飞宇把领导送回家,再把车开回单位,开着自己的桑塔纳轿车来到好运来大酒店,来到一楼大厅。大家还在喝酒聊天,互相留联系方式。虎子向大家隆重介绍自己的老同学飞宇,大家说:“飞宇来晚了,罚酒三杯。”

飞宇忙陪礼说:“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愿罚三杯!”飞宇连喝三杯啤酒,大家都在各自结对聊天或耳语。

飞宇看看左边的一个小姑娘说:“妹子唱歌不?”

小姑娘说:“我的网名叫小不点,今天有人约了,飞宇哥改日再唱歌吧?”

飞宇忙说:“好,好!”

右边的一个时髦女郎搭住飞宇的肩膀说:“飞宇,我叫小玉儿,我有空,一会儿咱两去唱歌,你敢不敢?”

飞宇随口说:“敢那,我有啥不敢的。”

飞宇仔细打量一下小玉儿,小玉儿穿着露肩的连衣裙,左边露出半个雪白雪白的馒头,右边也露出半个雪白雪白的馒头。看得出来已有不惑之年,却也有些姿色,尤其皮肤白皙可人。

飞宇和小玉儿频频碰杯,情感火花四溅。互相留下联系方式,相约一会儿去唱歌。

十点半,聚会的一百人只剩下十来个人,虎子说:“散了吧,服务员,买单!”

小玉儿和飞宇拥着走出酒店,上了桑塔纳轿车。飞宇说:“上哪唱歌?”

小玉儿说:“去水样年华歌厅唱歌。”

这时飞宇的电话响了,飞宇掏出电话,一看是老婆的电话忙说:“别说话,我老婆的电话。”

小玉儿推了飞宇一把,说:“说啥呢?”

飞宇的手机掉在脚下,他低头捡手机,“咔嚓”、“哗啦”两声巨响,车子失控撞飞两段隔栏。他赶紧脚踏制动,把车停在路边。捡起手机和老婆说话:“喂,我刚送领导回家。”

老婆说:“几点了,还不回家?”

飞宇说:“领导喝大了,吐了一车,一会我还得刷车,晚一会儿回去。”

飞宇下车看看前后没有其他车辆在此路过,自己的桑塔纳轿车的隐形盖已经面目全非,打开隐形盖一看,水箱都漏水了。他赶紧把车开进最近的一个胡同,害怕被路过的交警逮住。

飞宇赶紧给虎子打电话说:“虎子,我车撞在隔栏上了,水箱都漏水了,你带拖车把我的车拖到你的修理厂吧!”虎子说:“你等着,我马上就到。”不一会,虎子带着拖车来了,拖车司机把桑塔纳轿车拖走。虎子开车把飞宇和小玉儿带到记住这张床旅店,开了间房,扔给飞宇一千元钱,走了。

飞宇的手机又响了,是老婆的电话,飞宇接起电话说:“好了,我马上就到家了。”说完挂了手机。

飞宇对小玉儿说:“今天我累了,改日再陪你玩吧,我得回家了。”

飞宇要给小玉儿留五百元,小玉儿说:“我不差钱,你缺钱的时候找我要。你回家吧,改日我们再聚!”小玉儿微微一笑,飞宇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飞宇快步走出记住那张床旅店,远处驶来一辆空的出租车,飞宇一扬手,出租车停下,飞宇上了车。说:“到幸福路杏花村酒店对过。”不一会,车停下来,飞宇下了车,走进楼里,到了家门口,忐忑的拿出房门钥匙。

飞宇进了屋,老婆凤儿说:“赶紧睡吧,明天还得上班。”

第二天上午,小玉儿来了短信:亲爱的,昨天你开车撞栅栏时,我前胸撞在车手扣上,前胸有点疼,我去医院检查一下,中午在平泉路水煮鱼吃饭。

中午,飞宇如邀来到平泉路水煮鱼酒店,小玉儿早就等着他呢。点了菜,火锅很快就沸腾了,要了四瓶冰镇啤酒,他们两边聊边吃,甚是惬意。

小玉儿说:“我到医院检查了,没什么问题,只是软组织损伤。”

飞宇说:“那太好了。”

小玉儿说:“你下午还有事吗?”

飞宇说:“下午没事,我和领导请假了,呵呵!”

小玉儿说:“那好,一会我们就去记住这张床旅店!”

飞宇说:“哎,我废了你!”

小玉儿说:“谁废了谁还不一定呢?呵呵!”

酒足饭饱之后,飞宇开着桑塔纳来到记住这张床旅店,开了包房。

小玉儿说:“你去洗手间洗洗吧!”

飞宇不一会就走出了洗手间,小玉儿已经褪去衣裙,展露原玉。小玉儿说:“你洗的可真快!”

飞宇说:“正所谓秀色可餐,不可以暴殄天物呀!”

此时此刻,在他们眼里,这个世界就属于他们两个人。一切都那么从容,小玉儿莺莺细语使得飞宇销魂剔骨。半个时辰后云收雾散,雨过天晴。

小玉儿拿出一张卡递给飞宇,说:“这里有一万元,你先花着,没钱你就说一声。”飞宇张了好大的嘴说不出话来,他就没见过倒贴的,看来自己真的成了吃软饭的了。

从此,他们经常在这个旅店幽会,还是这个房间,还是这张床。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一天飞宇和小玉儿正在平泉路水煮鱼吃饭,飞宇的老婆凤儿走了进来。飞宇就像没事似的,不慌不忙的站起来说:“玉姐,这是我老婆。”又对老婆说:“这是我的同学玉姐。”

凤儿说:“你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小玉儿说:“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你放弃你老公吧,我给你一百万,你看行不?”

凤儿说:“一百万算个屁!我老公不喜欢你,只不过玩玩你而已!”

小玉儿说:“飞宇你自己说,你到底喜欢谁?”

飞宇默默无语。凤儿说:“你看,我老公他不说喜欢你!”

小玉儿说:“我算服了你了,居然这么自恋狂。我本来就是要考验考验你,看你对飞宇的感情如何?如果你们没有感情了我就带他走。我老公大我二十岁,我们一直没有孩子,我和我老公从南方来到这个都市旅游,就是想怀个孩子回去,为了给我老公家留下香火,我才和飞宇在一起。现在我怀孕了,明天我们就走了,愿你们生活幸福!”

飞宇说:“你认识虎子吗?”

小玉儿说:“他是我老公的表弟,是我老公特意让虎子为我选一个帅哥播种。呵呵!”

凤儿说:“希望你忘了飞宇,过你们自己的幸福生活!”

小玉儿说:“我回去后和飞宇断绝来往,就当我和飞宇从不认识。我们只是一场露水夫妻,很幸福,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

飞宇说:“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小玉儿说:“我哪次用你送我了?我老公开车在外面等着我呢,我今天是和飞宇吃的最后的晚餐!”

飞宇和凤儿陪着小玉儿走出酒店,迎面走过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胖老头。小玉儿抱住飞宇的脖子,吻了好一阵,趁飞宇不注意塞进飞宇衣兜一张卡,恋恋不舍的踏上一辆豪华奔驰轿车。

豪华奔驰轿车渐渐远去,飞宇和凤儿对视许久,他们才回家。飞宇收到小玉儿的短信:“亲爱的,最后一次叫你亲爱的,我塞你衣兜里一张卡,卡里存了一百万元,密码是我们约会那间包房的房间号,输入两遍既是。”

飞宇和凤儿决定把这一百万元以小玉儿的名义捐给希望工程,帮助那些失学儿童。从此忘掉小玉儿,依旧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癫痫疾病的儿童护理
癫痫发作抽搐的急救处理
北京哪家癫痫病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