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流年·变迁】师恩难忘(小说)

2022-04-30 11:48:28 来源:观花文学 点击:0

终于放寒假了!跟钱丽娜约好一起去看望高中时代的郭老师。二十多年已是阔别,如今跟老师重逢,心里抑制不住的喜悦。

张卓越最后一次来补课,是和他妈妈一起来的,还带了东北米中王、酸奶和一箱核桃。做家长的给老师表示心意,再推辞就假了。我立即开始了给张卓越耐心细致的补课,他妈妈一直安静地坐在一旁。这孩子偏科,偏到什么程度,你绝对想不到。其他科几近满分,英语总是低空飞。可这次期末考试张卓越英语居然考了93分。中考英语满分120分哦。补课的效果可见一斑。现在有句话叫什么中考比高考还难。进入了重点高中意味着什么?所以家长都恨不得调动一切资源抱着自己的宝贝跨进重点高中。

一个小时的补课很快结束。很显然对儿子这次成绩很满意,张卓越的母亲从背包里取出一沓红彤彤的人民币放在茶几上:谢谢王老师,这学期多亏了你,越越进步很快,寒假还要麻烦你再给他补课。这是这个学期的补课费8500元。多谢老师照顾,就不打扰你了。转身拉着儿子深深地鞠了一躬就走了。

“砰砰砰”,糟了!有人敲门,我急忙将这一沓钱迅速塞进了皮包,心像风中的树叶狂乱着。谁这么讨厌!

心稍微评定,才想起这敲门声咚咚咚的,一听就是钱丽娜。我差点都忘记和她的约定了。嗨!她是我的同学,我们几经周折,终于调到同一所中学。她教物理,我教英语。我说她出道早,是说她很早就开始靠补课赚钱了。每次被她强拉着去购物中心,看她出手像个土豪似的,我就骂她:“死女子,你就不能低调点。”张卓越就是丽娜班的班长,他的物理全靠丽娜补课才一直领先的。这次丽娜特意把他推荐到我这里补英语。忘记说了,我也是省级优秀教师。

打开门,丽娜雪白的真丝围巾就先飘进来。她洁白的皮肤是定期保养的结果,笑起来像一朵盛开的白牡丹一样,洁白和高贵。“半天不开门。怎么样?王老师,有收入了吧?我刚才看见张卓越和他妈妈的背影了。”

我脸上像凃了蜡一样不自然:“我怎么就不好意思要人家的钱呢!这么大的数字,听说他家庭情况也不好。”

“你这叫什么话!周瑜打黄盖,那是愿打愿挨!”钱丽娜的脸上笑容不再盛开,眼珠子都快瞪出来,声音比在课堂上训斥学生还要铿锵:“王婷,你这是救他。万一英语砸锅了,重点中学那赞助费多少,三万!他妈比你清楚!”

“她还得谢老师呢,就害怕有的家长你照顾可她还不领情。其实上一天课,回来继续补课,脑子比车轮转得还快,长期这样谁受得了?最近教委还三令五申严禁开设什么辅导班补课中心。有的政策就忽视了供需关系。不是老师们贪得无厌,那是家长求着找老师补课,熟人亲戚都用上了。这是社会的需要和我们的价值。明白不?”钱丽那就这样,说话像倒豆子哗哗的刹不住。

是啊!我又不是聋子瞎子,这种情况我看见多了。补课从公开转到地下,费用跟着飙涨。我们同事补课一小时200块钱,学生还是排着长队。这个张卓越是个优秀苗子,只要英语上去,重点中学应该水到渠成。家长也不是傻瓜,更明白这个道理不是吗?我一直不好意思收自己学生的钱。这次是我的同学钱丽娜说的话,她说好像张卓越的父亲前几年去世了,卓越就是母亲的希望。我给这孩子吃个偏饭,而且我不想落下挣钱的名义,别的老师一小时200元,我象征性地只收100元。

我终于迈出了这一步。谁能想到这世界山不转水转,以前被人瞧不起的老师成了时下的香饽饽。冬日的阳光甚好,穿过窗帘洒下慈祥的光。我给丽娜倒了一杯水走到窗前,看到窗外晴好的天气枯枝摇摆,寒风中打扫小区卫生的阿姨拿着扫把清扫吹刮下来的纸屑、树叶。我问过她辛苦一个月才能挣1200元,还不如我们老师辅导几个小时。当然了我也不是心里瞧不起她,只是觉得这世上的钱不是那么好挣。儿子马上就要高考了,他说想考个师范院校。以前我想不通,我决定大力支持孩子。教师这个职业挺好,工资卡不动,补课的钱都能喂饱自己。

“可是,张卓越家里情况不太好,我们明知道他父亲去世了,母亲挣钱不容易……”

“别不好意思了,慢慢就会适应。我刚开始也不好意思。我们学校的万老师那是省级优秀教师,补课的学生趋之如骛,家里像看病的门诊,排满了昼夜,他上下班都开上二十多万的车了。张卓越的家庭情况我比你清楚,可是不补课,万一上不了重点高中,他妈妈不是更崩溃吗?再说了,你收费还是减半呢?是不是?”

我只好轻轻点着头。

“婷婷,啥也不说了,我们现在就去看望郭老师,今天刚好有空聚在一起吃顿饭?”

“你找我都是霸王政策,没有空也得有。”

“郭老师前几天过生日,我们都不知道。我也是昨天才听武钢他们说的。我们一起去看看老师吧!前几年我们穷得上下班骑着一辆破自行车,人自卑啊!现在我们这样也算能走到人面前了。今天郭老师想吃什么我们吃什么。呵呵!”

郭老师,就是高中那个数学老师吗,我的心马上揪起来了。我上高中的时候,母亲受够了委屈,死活不愿意再和患病的父亲过下去了,她收拾了自己的衣物,一夜之间像风一样飘得无影无踪。我父亲瘫在土炕上,他在工地上被车甩出去,腰再也直不起。他看着我,眼泪流满了脸。我的书念不下去了。可我不甘心辍学,大学的门都看见了却不能进去。我整夜睡不着。是郭老师骑着一辆旧自行车,把资料送到家里,中午不休息给我讲课,才有了今天。

“王婷,你怎么不说话?你今天奇奇怪怪的。老师那时候上课总提问你,高二还给你补课。你不想去吗?”讨厌的钱丽娜说话直通通的。

“你在人民路红绿灯等我,我买点东西。”郭老师辅导了半年后,我爸爸去世了。今天的一切,若没有老师,我……我都不敢想了。师恩难忘。转身提上那个装满钱的皮包,这是我的第一笔课外收入,我决定拿出一千多块给老师买一盒特级普洱茶。

钱丽娜的车就在楼下。

“老师退休后回到了乡下。他一直想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所以见一面也很难了。据说身体不太好。”

“快七十多岁的人了吧?”心里很惭愧,从考上大学,只见了老师几面。后来工作家庭,老师搬到乡下我都不知道。

“我那时成绩不如你。我还早恋。呵呵。郭老师差点把我皮剥了。呵呵。天天找我谈话,逼我做题。晚上辅导我。唉,老师一分钱也不收……”钱丽娜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连忙说,“我说多了哈。其实这都是社会风气造成的。那时候家长不重视,全凭老师催着管着。”

车子在土路上颠簸一段,又走上了一段柏油路,路况很不好,但我的心一直激动着,惭愧着。老师会不会身体不好?这么多年了,若不是钱丽娜联系,我什么时候才能看望老师。

问询了村民,找到了老师的家。那是一座土院,是我意识里生活在农村时代的院落,从繁华的城市赶到这里,我都有点不适应。院子很干净,墙上挂满了葫芦,枯萎的藤蔓,就是葫芦娃破瓜而出的那种。架下平放着一张石桌和四条石凳。我能想象到夏日绿蔓缠绕,绿色的小葫芦随风摇曳,郭老师坐在这里喝茶看书,怡情养性。

跨进小屋,喊一声“郭老师!”

“哎呀,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王婷?钱丽娜?再过二十年我也认识你俩。哈哈。”老师笑声爽朗,像当年回荡在教室上空。只是眉毛染霜,发丝斑驳,身子清瘦,却又有几分仙风道骨。

“郭老师,你身体还好吧!”屋里很小,一张旧时的小桌,窗台上摆放齐整的书。老师坐在桌前,摊开的诗词推到一边,看到我们进来,他立即摘掉了眼镜。

“我身体硬朗着,每天读写诗词,种花弄草。哈哈!当年只有你俩考了师范,也算衣钵传人,有了同门子弟了。”

“谢谢老师!是你当年天天骑车给我辅导,我才考上大学。”我的眼睛里潮潮的,突然有点激动。我看了一眼钱丽娜,她不再那么兴奋地讲话,坐在一边表情凝重,许是想起了那年。

“不提当年了。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教书育人是老师本分。看你们今天有了自己的工作和事业,我这做老师的也深感欣慰。”

师恩难忘,许多往事像一串串小葫芦从脑海里摇曳而出。那是一个雨天,我用脸盆接着从屋顶淋漓而下的水,正在收拾打湿的课本,我的眼睛里像雨水一样搞得屋子湿淋淋的。这时一个身影披着塑料布闯进来,郭老师的膝盖上有了泥巴,镜片上裂成了花纹。他从怀里掏出几张试卷递给我,马上坐在潮湿的桌子边开始给我辅导。我清楚地记得,那张卷子上能触摸到老师的体温。

就在那一天,老师唯一的女儿芳芳发烧住院了。

“郭老师,你是一个人生活吗?芳芳也大了吧?”房间的陈设简朴清淡,总觉得少了一点什么。芳芳是郭老师的女儿,犹记得她依着教室的门,小脑袋探进来的样子。

“老伴去世了。芳芳后来在食品公司也破产了。几次让我去城里,我习惯这里的生活。再说孩子生活也不易,男人也出了车祸,生活还得靠我接济。”郭老师的语气变得低沉,“一个人一个命。唉!”

“老师,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小时候了,有需要我们帮忙的,老师只管说。”钱丽娜快人快语,她取出手机,准备录入老师的电话。

“呵呵。我还真想起件事了。现在的老师不比以前,上课不好好讲课。课外补课一小时一百多。芳芳的男人去世了,她打个零工,前几天补课费都是我出的。唉!现在孩子上个学不容易啊……”

“你俩把电话给我留下,完了我让芳芳去找你们。”

“太好了!”能为恩师做点什么,也是我和丽娜此时的心愿,我俩异口同声,然后相视一笑。三个人的笑声穿过木窗,把停在葫芦架上的小鸟惊飞了。

我取出那罐特级普洱茶双手递给郭老师,像孝敬我的父母一样虔诚。老师的手微微发抖,他可能也看到价格不菲,客气地说:“以后有空来看看我就行了,不要买这么贵的东西……”

“姥爷!”

窗外传来一声清脆的喊声。

郭老师急忙起身,微笑着迎了出去:“哎呀,今天好热闹呀!说曹操曹操到,这下就好办了。我的外孙来了!呵呵!”

“王老师,钱老师,你们怎么在这里?”张卓越和他妈妈看到屋里的一幕立刻愣住了,很快又露出激动的笑容。

癫痫疾病的护理有多少
老人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
北京治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