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回忆永记

2021-10-30 05:10:23 来源:观花文学 点击:0

初雪羽落冰河浅,断桥残续堤坝边。只忆当时茫然幕,不愿冬去春桃连。

看穿幽香,绘写心房,阅于纸上。

梅雪初降,道路清凉,相诉苦肠。

仰望看向雪来的地方,孤独在只有自己的路上,可似看穿天上?那九霄之中伴雪轻舞的衣裳。淡然视之刺骨的风寒,萧瑟伴美酒中的烈火醇香。那怎样去平衡?在极寒与极热中交杂游荡。尝试闭眼却失去方向。自责去面对自己的想象,这样那样怎样?难道需要看穿一个人的心脏。

或许,这场盛宴我早该退场,退到属于我的地方,那样我就不会想起旧时的衣裳,风雪吹去了我的想象,拉我回到现实的楼房。不会有的地方、不会有的厅堂、不会有的柔乡那就不要再想不会有的梦场。

晚霞照映在我的脸庞,斜阳也要结束它一天的繁忙,那天边的火烧云就是它留给今天的念想,寒风步入夜的剧场......

静谧的夜伴着萧瑟月曲,层楼怀藏那过去纸壁,抽出这岁月中淡忘的记忆,历史需要怀念过去。落花残香没有那么容易,箫曲幽荡着孤苦无依,没关系早已习惯岁月苦期。但还有奢求的却是注定的结局。

无法忘记初次见面的上衣。记在心底,好在各自离开的时候回忆。在那次见你的点滴哭泣、哭泣我失去的感情。无法失忆,那昙花绽放的美丽。那怕死去,也不会忘记那份的笔记。记得在毕业的夏季。还是有你、呆呆的你、永铭记。愿下次见你的天气晴空万里、只有我你、共回忆。

思绪倒回现实的舞台,倾听自然所有动听天籁。树木轻轻摇摆,歌唱小鸟的天地之坏,不分开怎能拥抱下一次的精彩。或许重来也无法跳脱那命运的安排,不如努力打破它下一次的节拍。

漫花飘雾亦轻柔,银装塑毯夜塑楼,莫言落掌非在目,此心存情不存愁。

永存快乐的记忆,忘去悲伤的自己。任岁月匆匆流去,回忆永记。

癫痫病军海医院
太原治癫痫病去哪
到哪治疗癫痫医院好